当前位置: 西簧仁合新闻 > 娱乐 > 故事:我见义勇为被刺伤,醒来后居然成冷酷总裁未婚妻

故事:我见义勇为被刺伤,醒来后居然成冷酷总裁未婚妻

人气:101    发布时间: 2019-12-02 09:44:17

每天读一些作者写的故事:吃点月饼。

起初,她非常感谢上帝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让她成为一个富有美丽的女儿。

但是...为什么这个有钱有势的女儿是她读过的小说中的炮灰?最重要的是,她是书中最大的恶棍的未婚妻。失去财产,被一万人唾弃,被送进疯人院...想到炮灰比赛的结局,她忍不住颤抖了三次,这个悲惨的结局是由她冷漠的未婚夫造成的!

那么,现在解除婚姻还为时过晚吗?

关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眼镜里那张精致的脸,淡淡地叹了口气。

一个月前,她是一名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女子拳击教练。因为她做过一次好事,她被歹徒刺伤胸部。然后,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她失去了知觉,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她的名字仍然是关彝,但是她的身份和周围的环境已经完全改变了。她成了家人的掌上明珠。

关彝认为这是上帝对她的补偿。正当她调整心态准备愉快地接受新生时,有人突然告诉她,今天是她和霍子远订婚的日子!听到未婚夫的名字后,关彝无法释怀。

她终于想起了不久前读过的一部小说,小说中女搭档的名字也是关彝,她的未婚夫霍子远是书中最大的恶棍。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这部小说。

“嗯。关小姐,你真漂亮。今晚一定是观众的焦点。”化妆师的赞美让关颖珊回过神来,感激地对她微笑,看着镜子。现在的样子实际上和她原来的样子有七点相似,但更漂亮可爱。她真的觉得她和这本书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里是同一个人。

这时,化妆室的门慢慢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年轻人靠在门框上,懒洋洋地说:“你准备好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关宜欣浑身一颤,马上回答说:“好吧。”

那人直起身来说:“那就快下来。每个人都在等我们。”然后转身离开。

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很快就判断出那个人是霍子远,只是用懒洋洋的语气。现在我来接她去参加订婚派对。

关彝下楼时,霍子远已经坐在车里了。她小心翼翼地坐在他旁边。司机开始发动引擎。关彝也开始悄悄地看着她身边的人。她相貌英俊,身材高大,气质高贵。她值得成为书中的重要人物。她在心里点了点头。

然而,这部小说将霍子远设定为头号学生恶棍。他毕业前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有精明的头脑和旺盛的野心,但他没有走正确的道路,因为嫉妒的男主人沈懿的光环一再陷害和压制他,反对他。想到这,关彝心里又摇了摇头。

这时霍子远看了看,问道:“你一直在盯着我。你想说什么?”

“啊?”关彝连忙向窗外看去。“不,我什么也不想说。”她有点害怕霍子远,因为书中的关彝是炮灰,喜欢沈懿,背叛霍子远,甚至主动向沈懿提供他公司的机密文件。最后,霍子远整理了文件,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废墟。

尽管这些阴谋还没有发生,她还是有点害怕。天啊,上帝让她过去让她再次死去了吗?关彝非常气愤,忍不住敲了敲窗户“咚!”

好痛。

当他的手被拉开时,霍子远皱起眉头问道:“你在干什么?”

关彝尴尬地张开手笑了笑:“这车窗的质量真的很好。哈哈……”霍子远没有说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宴会结束后,关彝轻轻地挽着霍子远的胳膊,根据他的记忆依次向所有的女士们和年轻女士们问好。他谈笑风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霍子远看了她几次,总觉得关彝很奇怪。

宴会结束时,在大家的目光和掌声中,霍子远低下头,吻了关彝的手,为她戴上戒指,但他的眼里没有爱。关彝明白这只是包办婚姻,她不会嫁给不相爱的人,更别说霍子远了。

早上,关彝躺在床上。回忆起昨晚她不敢面对霍子远的怯懦的样子是很痛苦的。她已经考虑过了。毕竟,在书中她不是关彝,所以她不能做那些蠢事。不管霍子远有多凶猛,她都是一个25岁的男孩。她不得不独自离开。

现在她和穿越前一样22岁了。她刚刚大学毕业,未来有很多开销。她怎么能这么早进入婚姻的坟墓?他迅速梳理自己的思绪,扫除心中的阴霾,迅速起床,开始为更好的新生活做准备。

刚出卧室,关彝看见关爸和关妈正在楼下吃早饭。他们也看到了她。关妈向她招手,“伊一,下来一起吃饭。”关彝回答说,然后走到座位上坐下。

关羽的母亲又看了看她,对关羽的父亲笑了笑。“订婚是不同的。你看,我们现在更加喜怒无常了。”关爸爸笑着点点头,“我女儿已经长大了。”

关彝虚弱地问,“爸爸,妈妈,我还年轻。你认为现在结婚还为时过早吗?”

关妈生气地看了她一眼,说:“怎么了?妈妈很久以前在你生命的这个时候结婚了。此外,她现在订婚了,要到明年才会结婚。今年你一直在和紫源培养感情。你知道有多少女孩在盯着这样优秀的男人吗?”关妈差点在脸上写下“一定要嫁给他”,关爸同意了。

关彝无言以对,低头吃饭。

关彝开车来到霍子源公司大楼的底部。虽然一年不短,但她不想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她只想远离这些书中的主要人物,做她想做的事。然而,她的风格直接而粗糙,最好立即结束。

整个公司都知道老板未婚妻的样子,所以关彝毫无阻碍地径直走进霍子远的办公室。

霍子远意识到了她的到来,从桌子上抬起头来,看着她,微微低下了头。“有什么事吗?”关彝撇着嘴。听着,这是对他未婚妻的正确态度吗?

如果前关彝从来不敢不敲门就进去,而现在的关彝却充满勇气,平静地说:“霍子远,我们取消婚约吧。”

霍子远愣住了,抬头看了她很久,站了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昨晚我仔细考虑过了。我们还太年轻,不能这么早结婚。让我们忘掉它吧。”关彝严肃地说。

霍子远拿起他的胳膊咯咯笑道:“哦,那你昨晚为什么不说,而是订婚后的第二天?”

关彝回答,“因为我昨晚才想出来。此外,我们的性格太不相容了,我们会一起后悔的。”

他挑了挑眉毛,走近她,“你认识我吗?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性格不同?”

因为你是三维视角的反派,关彝心里沉默不语。她还没来得及回答,霍子远就变了脸,说道:“住手,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很麻烦。”

失败的直接而残酷的方式。

离开霍子远的办公室后,关彝感到很沮丧,但她不会放弃。现在,她计划找到一种放松的方法...关顺从袋拿出拳击冠军票,笑了。她上辈子刚刚获得女子拳击教练资格证书。当然,她这辈子会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所以现在,去学习吧!

开车去比赛场地的俱乐部,关彝一进入就感受到了强烈的比赛气氛。会场已经挤满了人。所有的观众都兴奋地尖叫着。她对拳击的热爱也被激发出来了。她全神贯注地观看比赛,边看边喊拳击手。关彝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是谁,也没有发现两个年轻人在他旁边的贵宾席上不时地看着她。

晚上,霍子远在体育馆打沙袋,心情有些沮丧,因为关彝早上“解除婚约”的一句话让他觉得被抛弃了。

这时,冯晓和杜承乾走了进来,看见他打沙袋,相视一笑。冯晓走到他面前说,“嗯,打沙袋很无聊。应该有争论。”

霍子远看了两个朋友一眼,说:“你和我在一起吗?”

冯晓连忙用手示意:“我会忘记的,最后一次受伤还是不好!”另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出现了:“但我可以介绍一个。”

杜承乾回答说:“我们刚刚去看拳击比赛,看到了关彝!你不觉得吗?”

霍子远听了之后,停止了他的动作,脸上充满了怀疑。“你欺骗了我。”

“真的。你没看到她看比赛时有多激动。她跟着拳击手,一起做了一些手势。这就像练习一样。”

霍子远没有再说话,他的眼里闪烁着好奇。他从未认识他的未婚妻。现在看来,他真的应该知道这件事。

"关彝明天会来参加公司的聚会吗?"杜承乾问道。

霍子远原本不打算把聚会的事情告诉关彝,但现在他改变了主意,扬起了笑容。“当然。”

“什么?”那个在睡梦中醒来的男人坐在床上。“我为什么要去参加你们公司的聚会?”

电话那头传来霍子远的声音:“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关彝断然拒绝:“不,我没有自由!”

"明天有人会来接你。"然后挂了那边的电话。

“你……”关彝愤怒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然后把手机扔在床上。这个人,还不能摆脱吗?

第二天,关彝参加了聚会,但她故意躲开想和她说话的人,盛了些食物,独自坐在大厅角落的沙发上。食物有魔力让她感觉更好。

霍子远远远地看见关彝坐在角落里,皱起眉头,当她看了一眼脸上甜蜜的笑容时,惊呆了。她今晚穿着一件长长的湖蓝色连衣裙,这使她的皮肤更加白皙。

他抬起脚走了过去。

"聚会开始前你吃得怎么样?"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给了关彝一个大大的微笑。她不高兴地看着霍子远说:“霍宗,我来了。我不能吃顿好饭吗?”

他笑了,在她旁边坐下,说,“什么这么好吃?晚会结束后,我会带你去吃别的东西。现在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关彝知道,毕竟她是他的女性伴侣。她心里叹了口气,放下食物,起身向另一边走去。

霍子远抓住她问道:“你要去哪里?”

关彝以白眼回答道:“一起上厕所?”

他松开手,感到有点困惑。订婚前,他实际上没有见过关彝几次。然而,他对她的总体印象是温柔和安静的。他对别人仍然温柔体贴,但当他面对他时,他似乎变了一个人,没有一张好脸。你做了什么惹她生气的事吗?

关彝一走出厕所,就被一个美丽的女声“伊一”拦住了

关彝转过身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漂亮女人走过来亲切地握住她的手说,“伊一,你已经忙了很长时间订婚了,但是很久没见我了。”

看着眼前的美景,关彝很快认出了她的身份——关彝最初最好的朋友,小说的女主人公慕容柔。她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好久不见了。”

这时,另一个男人从另一边走过来,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看着慕容柔充满爱意的眼睛。“小葇,你来了。走吧。”

天啊,关彝心里惊叹她竟然在厕所门口遇到了书中的两个主要人物慕容阮沈懿。沈懿也找到了关彝,笑着向她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慕容柔对她说:“伊一,我们先走。”

按照“嗯”的声音,然后回到大厅,来到霍子远身边。霍子远盯着她问道,“你怎么了?他完全分心了。”

她摇摇头,回答说:“没什么。”她看着不远处和别人说话的沈懿。她感到非常不舒服。她为了这个人背叛了霍子远,并有了一个悲惨的结局。她没有看到他帮助她。

在小说中,关彝和慕容柔是好朋友。当他们偶然遇见她的男朋友沈懿时,他们一见钟情并秘密地纠缠在一起。但是现在关彝回忆起他最初的记忆,却发现事情并不像书中描述的那样。沈懿一直在秘密传递模棱两可的信息。这个英雄是什么样的人?

霍子远发现关彝不在,就顺着她的眼睛看到了沈懿。他沉下脸来。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他没好气地说,“嘿,别看,就像个花痴。”

关彝回过神来,听了他的话后生气了:“你说什么?谁是花痴?”

他没有理会她的愤怒,抬起下巴,向沈懿示意,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那个人不是一个好人。离他远点,别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关彝意识到他的担忧,沉默不语。她觉得霍子远看起来不像个恶棍吗?

聚会在9点钟结束。关彝和霍子远走出公司,来到门口。她对霍子远说:“你不用带我,我自己打车。”他扬起眉毛。"我还没有邀请你吃饭。"

“算了吧。没胃口。”

一辆红色的汽车从停车场方向驶来并停了下来。杜承乾摇下车窗,对霍子远喊道,“走吧!我还在等着看你和冯晓的拳击比赛。”

想离开的关彝听到“拳击”这个词后停下来,疑惑地说:“拳击比赛?”

霍子远低头看着她。“你感兴趣吗?”就在这时,杜承乾找到了关彝,笑着对她喊道,“关彝,跟我们走!相信我,太棒了!”

关彝很感兴趣,对霍子远说:“反正没关系。我会成为观众。”

坐霍子远的车来到他的私人健身房后,关彝真的很震惊。他说那是体育馆。事实上,它可以叫做体育馆。除了一楼的各种健身器材,二楼还有篮球场和游泳池。

富人真的很奢侈。

抱着惊讶的心情,关彝跟着他们到了三楼。与较低的两层相比,第三层看起来很空,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挑战环,周围挂着几个沙袋。

关彝转过身问,“你非常喜欢拳击吗?实际上,已经留出了一个特别的楼层。”

霍子远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的爱好。”然后他去换衣服。

关彝有点激动。她坐下来,看了他们两次比赛。她感到手开始发痒。

此刻霍子远和冯晓暂停了休息。冯晓上气不接下气时,霍子远很好。杜承乾注意到关彝很激动,笑着对冯晓说:“你能做到吗?你想换个人吗?”

冯晓看见他向自己眨眨眼,看着关彝,笑了。他从擂台上下来,递给关彝拳头。

霍子远看着两个人的相互呼应,皱起了眉头。“你在开玩笑吗?我怎么能和她打?如果我伤害了她呢?”

关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听到霍子远的话,他觉得自己看不起自己。他起身接过手套,向他扬起眉毛。“我会换衣服的。”

“你好!你……”霍子远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另外两个人却笑得很开心。

关彝走上挑战舞台,开始做准备。他的前腿和后腿交替滑动。霍子远一动不动地站着,他不知道怎么玩。关彝皱起眉头。“嗬!”1、一个扁钩打了过去,霍子远转身避开,目光中有惊讶。

关彝开始快速进攻,而他一直在防守。此刻,他的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不认为她真的能演奏出流畅有力的组合。

关彝对霍子远的回避非常不满。他左脚向前迈了一步,然后用腰撑着身体。他用右手直打他的下巴。霍子远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甚至没有后退一步,倒在了擂台上。

关彝也不坚定。她忘记了身体毕竟被宠坏了,不适应冲击力,所以她...扑向他。(作品名称:他是恶棍),作者:咬月饼。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北京28下注 澳门百家乐 1分彩官网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